「你先生這輩子不能再起來行走了!」



「你先生這輩子不能再起來行走了!」
2009/8/21 整理

上一篇文章:驚心動魄的元旦

在醫務室裡落淚
頭痛與下半身的酸麻,驚魂未定的我,歪歪斜斜地倒在雪地裡,動彈不得。

(左圖:這就是我撞上的鐵桿)

Susan與朋友們目睹事件的經過,倉皇地呼叫工作人員,意識清醒的我,深怕沒有察覺的頸部脊椎損傷,造成二度傷害,沒辦法還是被粗手粗腳的搬上擔架,送到醫務室,我請僅有的一位醫師,幫我上頸圈,她倉皇地推說不會,拿出手冊翻查,才發現資料太舊了。我只能請Ethan,小心地幫我上頸圈,我感受到緊急醫療水平,多需要加強。感謝神,事後到了醫院後,經過檢查,頭部輕微擦傷,我沒有頸椎損傷,保住完整的手功能!

我的受傷程度,讓滑雪場的工作人員驚訝,一時不知所措,等待他們的處理,我只能在醫務室等候苦苦等候。

全身都還在極速衝擊的餘波蕩漾下顫抖,望著醫務室的天花板,慢慢地理著慌亂的思緒,再想到「我真的不能動了!沒辦法再站起來行走…」,激動地落下淚來,感謝有好朋友Ethan一直在身旁陪伴我,能夠抱著他的手哭。這是我受傷後第一次落淚……

淚水爬過我的臉,回想失事的過程,駭人的速度足以當場奪走我的性命,感謝神他差遣了天使讓我翻了個身,留下我的性命,淚水中我相信:神一定有他的計畫!

誤送到積水潭醫院急診
等了救護車三個多小時,我也愈來愈虛弱,等離開滑雪場,是在開往縣立醫院的路上…
司機大哥半路接到滑雪場老闆的電話,原來是曉得我傷的嚴重,要他轉開往北京市內的大醫院,司機搔搔頭不曉得怎麼去北大附設第三分院,就將我們帶到他知道的積水潭醫院。「積水潭醫院……聽起來不怎麼樣,這是甚麼地方?」我們心中一片懊惱:司機怎麼不曉得怎麼去北大醫院。已經非常衰弱的我,只能躺著接受命運的安排。

「你先生這輩子不能再起來行走了!」
深夜的急診室,推我病床的護士,嘴邊估濃著:「你也是滑雪受傷啊?已經是今天的第三個……不過,你是看起來最慘的!」

昂貴的雪衣被剪成碎片,疼痛中披上病人服,接受一道道的檢查,完成初步的檢查,已經是深夜,醫師慢條斯理地說:「你先生是截癱,就是半身不遂,這輩子不能再起來行走了!」對Susan而言真是晴天霹靂,當Susan焦急地詢問黃金開刀時間,他回說:「那時間是出事前六小時,早就過了,現在是過年放假,也沒有醫師給你開刀。」我接受他的安排,開始接受高劑量的類固醇治療。

當我們在錯愕醫療服務品質,也開始聽到一些壞消息中的好消息:雖然我的傷得很嚴重,但沒有頭部與頸椎的受傷;胸椎在第五六節嚴重錯位,看x-光片不敢想像脊髓神經被拉扯地何等的可怕。#

最近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