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: 血是怎麼冷卻的: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

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: 血是怎麼冷卻的: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: Tseng Lee / 端傳媒 從看守所出來,走在林蔭大道,想起會面前的等待:兩位婦女在身後聊天,交換彼此親人如何因酒、因賭,因不受教而不停進進出出。語氣多有感嘆,但他們在每次會面前上市場買菜,燉爌肉端來。   排序是第四梯,一號窗口,十點二十分。一號窗...


Photo credit:  Stuck in Customs via Foter.com / CC BY-NC-SA



很感謝胡慕情記者(/端傳媒特約)深度報導,讓我更進一步瞭解曾文欽,時間上走入他成長的過程,空間上呈現他在家庭、學校、工作、社會結構中遇到的困難與限制⋯⋯這些面向打開,才讓我們更認識他,更貼近他,了解他的痛苦與處境。

死刑——是他的解脫,是受害者家屬覺得正義伸張,目前是他與受害者家屬的渴求,卻求不到。

曾文欽死或不死還是個「死結」:死可以是個「結束」,更有意義的,不是停在結束,而是從這個看似結束的死,成為我們整個社會明白「有限」的「起點」。



我們是在這個點上,開始去了解原來我們不是想像中的美好,有些人、有些家庭、有些成長、有些工作、有些社會潮流、有些社會價值⋯⋯不是每個人都承受得起的⋯⋯為什麼是曾文欽?為什麼不是我?

我們都需要更多的同理「這個曾文欽」,透過了解,透過同理與自省,我們會改變自己現在對身旁人的態度,每一個正向的改變,累積起來,就可以改變台灣社會的未來——這可以是這場悲劇帶來最有價值的成果。

最近熱門文章